•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老民警老照片讲述公安事业的几十年变迁 2019-04-20
  • 重庆建川博物馆今日开馆 重庆旅游又添新地标 2019-04-14
  • 麦基发布图集庆祝球队夺冠:努力付出获得巨大回报 2019-04-14
  • 监管创新“铺路”试点创新企业回归 2019-04-10
  • 但,其他生活垃圾分类不一定能做到 2019-04-09
  • 《归去来》大结局 主角完成双重回归 2019-04-08
  • 省交控集团党委研究部署“讲严立”专题警示教育 2019-04-08
  • 打倒控房抄者有理,去分房好! 2019-04-06
  • 降低货运价格,迈出铁路货运服务新步伐 2019-03-30
  •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3-30
  • 观世变专题汇总页不让历史撒谎 2019-03-26
  • 刘大庆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2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高通公司首席执行官:中国将从“制造大国”转变为“创新大国” 2019-03-20
  • 宝贝是地名,你能想到这么浪漫的地名在哪儿吗? 2019-03-11
  • 《中国教育报》电子版 2019-03-11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赵俊生露出灿烂的笑容和雪白的牙齿,接过布鞋说:“谢谢,我试试,应该合脚!”

        他说完就席地而坐,脱下布靴换上新布鞋试穿,两只脚都换上新布鞋,在草地上走了几步,他抬头对花木兰笑着说:“很合脚!”

        花木兰看见赵俊生很喜欢,鞋子也很合脚,她也很高兴,说:“那我再给你纳两双换着穿吧!”

        赵俊生换回布靴的时候看见花木兰手指上有许多针眼,知道她肯定是夜里抽空纳的鞋底,夜里光线不好,纳鞋底经?;岜徽朐绞种?,他有些心疼,说:“有一双就够了。你白天有繁重的带兵操练任务,已经很累了,夜里再纳鞋底的话身体会吃不消的!”

        花木兰笑着说:“没关系的,我每日夜里抽一个时辰,不会熬得太晚,十来天就能纳一双鞋底,最多半个月就能做一双了。对了,你下次去善无县集市的时候帮我买两个顶针箍回来,纳鞋底用顶针箍要快许多,手指头也不会轻易被扎破了!”

        赵俊生拿起花木兰的双手看了看,原本的一双嫩手已经变得粗糙了许多,手指上还有几个针孔。

        “别让人看见了!”花木兰急忙抽回了手,红着脸说了一句。

        赵俊生抬头看了看太阳,见已经过了正午,就对花木兰说:“我去让伙房弄点吃的!”

        花木兰拉住赵俊生:“俊生哥哥别忙活了,哪有大中午吃饭的,我就是趁着正午休息的时候过来给你送鞋,另外这几卷书我已经看完了,想换几卷看!”

        赵俊生注意到花木兰背上用布包装着竹简,答应道:“好,我带去你吧!”

        两人来到收藏书籍的营帐里,花木兰把看完的几卷兵书放回原位,又开始找下面的几卷,她一边找一边问:“俊生哥哥,我想看关于骑兵的兵书,为何找不到呢?”

        赵俊生摇头道:“关于骑兵的兵书,别说我这里没有,其他人也没有!”

        花木兰听了这话停下来转身询问:“那是为何?”

        赵俊生道:“因为根本就没有哪位先贤写过具体关于骑兵的兵书!”

        历史上的冷兵器时代,真正将骑兵战略战术发挥到极致的乃是蒙古帝国,蒙古将军们懂得如何用骑兵打仗,但他们没有能力用文字的形式把骑兵的战略战术著书立传。

        在拓跋珪时期,北魏就已经装备了一些重装骑兵,在于东晋和后秦的交战过程多次使用重装骑兵实施中央突破的战术达到击溃敌军军阵的目的。

        在大部分时期,骑兵在战争中都是以轻骑兵的姿态出现,先以骑射战术实施几波远程打击,再冲上去用兵刃进行近身冲杀劈砍,而这些都已经成为常用的骑兵战术,不但北魏的骑兵是这样作战,柔然骑兵也是如此作战的。

        至于谁能获胜,这取决于很多因素,兵力的多寡、训练程度、战术运用、士气和悍勇程度、后勤等等。

        花木兰颇为失望,继续寻找其他兵书。

        赵俊生想了想问道:“你是想找到骑兵对付骑兵的战法,还是想找骑兵对付步兵的战法?”

        花木兰说:“如今我们主要的敌人是柔然人,我自然是希望找到一种能对付柔然骑兵的战法!”

        赵俊生笑着说:“当今世上骑兵的战法就那么几种,先用骑射射几轮,再冲上去冲杀;又或者从正面牵制,从两翼包抄夹击,柔然骑兵也是这么干的。但你若采取两翼包抄的战法,敌军大将就能从你的排兵布阵中看出来,他们肯定也会采取相同的战术进行制衡。战斗过程中谁的骑射技更精湛,谁就先占优势,双方接触之后肯定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那时就看谁更悍勇了,这时应该主要比拼凶悍之气,谁更凶悍一些就会占据上风,若是失了胆气,肯定是溃败的开始!”

        说到这里,赵俊生向花木兰建议:“木兰,你若想提高麾下骑兵的战力,除了训练他们骑射技和骑战冲杀劈砍之外,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训练一下他们的胆气!”

        其实以赵俊生的认知,想要得知如何施展骑兵的战术战法才能达到最大的杀伤力,只有不断的从战斗中总结经验,不断制定战术进行试验,有些战术看上去很厉害,但施展起来需要足够的时间,命令执行到位也需要时间。

        赵俊生也的确知道一些骑兵的战术战法,但他只是知道,并未亲自训练过骑兵,也没有进行过战术训练和试验其威力,所以他也不好告诉花木兰,以免耽误她。

        花木力听了赵俊生的话之后陷入了思考,的确,战斗一旦开打,胆气越壮、气势越凶悍的一方肯定会占据优势,气势很重要,这就好比两个人打架,越凶悍的人肯定要把不太凶悍的人吓住,你首先气势上就弱了三分,自然就落了下风。

        “俊生哥哥,我挑好了!”花木兰挑好了两卷新书对赵俊生晃了晃。

        赵俊生笑着说:“那行,你慢慢看吧,别着急!”

        “那我先回去了,晚上我过来吃饭,我想吃你这里的卤牛肉了!”

        赵俊生连忙答应:“好,我立马让舒老头去做!”

        把花木兰送出辎重营营门外,看着她远去之后,赵俊生才转身往回走。

        “师傅!”拓跋玉灵从旁边跑出来打招呼。

        赵俊生叫道:“哎呀,你从哪里蹦出来的,吓了我一跳!”

        拓跋玉灵笑道:“我未来师娘前脚刚来,我后脚就到了,我听营门守卫说她已经进了营地,我就没进去,一直在外面等着!”

        赵俊生不满的说:“你这是干什么?咱俩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这样偷偷摸摸被人看见了反而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那未来师娘其实也是一个醋塘子,我若公然来找你,她肯定又会有想法了!”

        赵俊生摸了摸额头,颇为无奈的说:“我说不过你!说把,你找我何事?”

        “有几个修炼上的问题我想请教一下师傅!”

        “行,进营再说!”

        拓跋玉灵摇头道:“不进去了,咱们还是去小湖边吧,那边也安静!”

        “那行,走吧!”

        拓跋玉灵是一个很灵动的女子,跟在赵俊生身边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也是不知不觉就把手臂挽在了赵俊生的胳膊上。

        赵俊生察觉后立即要挣脱,旁边草丛里突然窜出来十几个兵卒把赵俊生和拓跋玉灵包围起来。

        永昌王拓跋健从后面快步走上来大喝:“赵俊生,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勾引当朝公主!来人,把他拿下!”

        赵俊生被拓跋健搞懵了,看着几个兵卒拿着刀剑扑上来,他本能的想要拔刀,但几张强弓近距离对准了他,让他不敢妄动。

        看着架在脖子上的刀,赵俊生看向拓跋健,“王爷,您这是何意?什么公主?我身边这位是怀朔镇戍军的武参军!”

        拓跋玉灵立即对拓跋健叫道:“五哥,你想作甚?快让你的人退开!”

        拓跋健上前一把将拓跋玉灵拉开远离赵俊生,对她呵斥:“五妹,你怎么能随便与人私会?女儿家也不知矜持一些,你乃当朝公主,理当注意自己的身份,要保持与男子之间的距离!”

        拓跋玉灵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反驳的话,她刚刚是真正抱着赵俊生的胳膊了,想反驳也反驳不了。

        她跺跺脚叫道:“五哥······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的妹妹?赵都统是我的师傅,我找他是请教武艺上的疑惑的!”

        拓跋健一副根本不相信的表情,说道:“请教武艺用得着抱着他的胳膊抱得那么紧吗?”

        拓跋玉灵脸色瞬间变得通红,有些气急败坏:“五哥,你竟然跟踪我?”

        “跟踪你?我可没那闲工夫,我只是听说某个人跟你关系亲密的很,担心你被人骗了,所以过来看看,这不给我逮了一个正着!”

        “什么呀,他是我师傅!”

        拓跋健摆手不耐烦了:“行了,别师傅师傅的,孤男寡女,你说谁会相信你们没事?来人,把赵俊生给我带走!”

        兵卒们得了命令立即推着赵俊生走向右卫军营地。

        拓跋玉灵追上来大叫:“师傅,我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没想到我被人跟踪了!”

        赵俊生只怪自己在军营附近就放松了警惕之心,若是他提高警惕,隔着很远就能察觉到有人埋伏在草丛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他从拓跋玉灵焦急的神色中看得出来,她应该是真不知情,他感觉这似乎是一个套,拓跋健早就盯上他了。

        “武参军,我相信你,你先回去吧,我想王爷找我肯定有什么事情,只不过他的方式特别了一些!”

        拓跋健对拓跋玉灵喝道:“听见了没有?还不快回营?”

        拓跋玉灵急得直跺脚,捂着脸几乎要哭出来。

        赵俊生被五花大绑的带到了右卫军营地牙帐内,拓跋健走到案桌后坐下,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问道:“赵俊生,本王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竟然暗地里与我五皇妹私会,她年纪还小,这其中肯定是你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此事若被陛下得知,你知道你是什么下场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老民警老照片讲述公安事业的几十年变迁 2019-04-20
  • 重庆建川博物馆今日开馆 重庆旅游又添新地标 2019-04-14
  • 麦基发布图集庆祝球队夺冠:努力付出获得巨大回报 2019-04-14
  • 监管创新“铺路”试点创新企业回归 2019-04-10
  • 但,其他生活垃圾分类不一定能做到 2019-04-09
  • 《归去来》大结局 主角完成双重回归 2019-04-08
  • 省交控集团党委研究部署“讲严立”专题警示教育 2019-04-08
  • 打倒控房抄者有理,去分房好! 2019-04-06
  • 降低货运价格,迈出铁路货运服务新步伐 2019-03-30
  •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3-30
  • 观世变专题汇总页不让历史撒谎 2019-03-26
  • 刘大庆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2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高通公司首席执行官:中国将从“制造大国”转变为“创新大国” 2019-03-20
  • 宝贝是地名,你能想到这么浪漫的地名在哪儿吗? 2019-03-11
  • 《中国教育报》电子版 2019-03-11
  • 极速飞艇规则 福彩开奖号码 昨天彩票中奖号是多少钱 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的 爱彩乐安徽11选5 澳洲幸运5走势图 河南泳坛夺金最近500期 新疆时时彩怎么样 河南22选5 体彩快中彩走势图 幸运农场复式计算方法 让胜平负什么意思 体彩排列3 22选5 快3走势图 太阳城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