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大庆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2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高通公司首席执行官:中国将从“制造大国”转变为“创新大国” 2019-03-20
  • 宝贝是地名,你能想到这么浪漫的地名在哪儿吗? 2019-03-11
  • 《中国教育报》电子版 2019-03-11
  • 郁霞秋代表:乡村振兴战略让村民有了底气 2019-03-11
  • 给员工放“世界杯假”,靠谱吗?--旅游频道 2019-02-26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8-11-22
  • 雷佳音曾担任佟丽娅婚礼司仪 原因竟是不用随红包 2018-11-21
  • 亚冠小结:恒大权健暴露隐患 上港申花一喜一忧 2018-11-21
  • 刘嘉玲:长江后浪一直涌来 2018-11-21
  • 按需也好按劳也好,总得有东西可分,因此调动企业积极创造是根本。 2018-11-21
  • 新余投资2.6亿元建设陆路口岸查验区 2018-11-20
  • 《虎啸龙吟》黑化司马懿?真实的人性没那么简单 2018-11-20
  • 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分析总结是最重要工作,国际竞争需要 2018-11-20
  • 退牧还草 为藏羚羊迁徙让路 2018-11-19
  •     杜明闭上眼睛!

        握着剑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下突然出手!

        然后……

        长空真人看到杜明人消失在虚空中,整个人仿佛化为碎片一样。

        匪夷所思,极为匪夷所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人怎么可以突然消失?而且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在下一刻,长空真人旁边的虚空仿佛撕裂了一般,杜明从虚空中再度出现……

        他看到杜明慢慢抬起剑!

        却是闭着眼睛!

        “装神弄鬼!”

        长空真人冲着杜明一吼,瞬间一剑斩向了杜明……

        这一剑,带着万千道剑气,数不清的力量,以及那无穷无尽的凶戾之气,剑气几乎弥漫了整个苍穹……

        斩万物!

        苍穹中的风雪,苍穹中的空气,甚至连那照射下来的阳光都停滞了!

        这一?;映錾材?,就算再下方的龙长老以及九胜道人等人也无法喘息,他们只觉肺腑震荡,整个人被压得极为难受。

        紫霄掌教更是再度吐了好几口学!

        这一剑的威压竟然是如此之强!

        这是绝对的力量!

        无法匹敌的力量。

        但是杜明这一边,却只是慢慢挥剑,斩出……

        很基础,很简单,甚至连三岁小孩都能斩的剑。

        同时,这一剑毫无任何特色,甚至都不带一丝剑气。

        “你在搞笑吗?你觉得这轻飘飘一剑,会有什么威力?你是在,看不起我吗!”长空真人见杜明直到此刻还是闭着眼睛,他猛地整张脸都变成了狰狞。

        他觉得杜明这番姿态就是看不起他。

        杜明却是平静,却是闭上眼睛。

        事实上,他现在陷入了一种很奇妙的境界中,此刻的他仿佛能跟所有的剑气沟通……

        “噗嗤!”

        他终于挥出了剑。

        他的剑撞向了帝品神剑的剑气……

        他整个人都被剑气所淹没,同时,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

        气息顿消!

        “一剑,斩灭了吗?”

        剑气过后,虚空中毫无一物,长空道人也没有感受到任何气息。

        他摇了摇头。

        “原来,只是一个草包……,装模作样的草包而已!害得我多期待了几下……”

        “等等!不对,这……”

        “呯!”

        长空道人下意识用剑一挡,却感受到剑身狂震,杜明的剑点在了他的帝品神剑的剑身。

        杜明的身影又缓缓从虚空中出现,闭着眼睛缩回了剑!

        “你这一剑,宛如小孩子的力量一样,毫无威力,难道这就是你的全力吗?哈哈,或者说,你怕了!”长空道人对着杜明大笑,笑得异常璀璨。

        杜明睁开眼睛,眼睛平静!

        “第二?!倍琶髅挥谢卮鹚幕?,轻飘飘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扑哧!”

        杜明再次轻飘飘地挥舞出了第二剑,第二剑同样毫无任何剑气,也如同三岁小孩子挥剑一样!

        “你给我,死!装神弄鬼,给我死!”

        尽管长空真人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但是杜明那种古井不波的感觉令他非常不爽!

        他怒吼一声,猛地朝着杜明的方向再斩一剑!

        “轰!”

        整个虚空都充斥着无尽的剑气,剑气狂啸轰向杜明!

        虚空尽数扭曲,一起崩落!

        “扑哧!”

        “轰!”

        杜明的身体化为碎片,仿佛被完全绞碎一般,血肉横飞……

        这一次,长空真人看得非常仔细!

        杜明,碎了!

        死了!

        “哈哈,死了吧!如此的,不堪一击!”长空道人疯狂一笑,看着满天的血肉,他觉得无尽得意感……

        “叮!”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虚空中又是出现了一阵轻飘飘的一剑,慢慢地落下……

        宛如在跳舞一般……

        他精神巨震!

        然后不敢相信看着本来满身血肉的杜明再次重新组合,同时,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他的咫尺。

        而他的剑,轻轻地撞了下长空道人的剑!

        “这是,第二剑!”

        杜明的声音传入长空真人的耳朵里,长空真人愤怒地握起剑,撑开了无尽的剑域。

        但是,剑域刚撑起的刹那,却是莫名其妙地破碎。

        毫无征兆,毫无任何理由的破碎,同时反而他整个人陷入了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

        “这是第二剑!”

        “这是第二剑!”

        “这是第二剑!”

        杜明的声音不断地在长空道人的耳畔疯狂回荡,一声比一声更加凌厉!

        一切都失去控制了!

        当长空道人再度从黑暗中苏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骨山血海的世界!

        这个世界如此的可怕,如此的令人绝望……

        随后,他看着前方……

        前方一个男子坐在座位上,犹如一尊神明一样俯瞰着众生……

        他看着他,淡淡看着他。

        “你,你……”

        长空真人看清楚了这个座位上的人。

        这人,便是杜明!

        “这是哪里,这是哪里!不,这并不是剑域,这并不是,这!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对,这里从来都不是剑域,这里是鬼域!我的领域!”

        皇座上的杜明看着下方的长空真人,淡淡一笑!

        “鬼域?你,你!你是,你是……”环顾四周。

        长空道人听到了桀桀的笑声……

        他看到了万鬼道人,血鬼,赤色鬼王……

        “嘘!你知道得太晚了!”

        “轰!”

        虚空突然再度扭曲,黑暗顿消。

        “呯!”

        紧接着,一切突然回归光明,长空道人发现自己站在虚空之中,而前方依旧是杜明……

        风雪依旧在飘荡,杜明依旧慢慢挥起剑,唯一区别的就是杜明此刻睁开了眼睛。

        眼睛平静如也!

        幻觉!

        对,幻觉,刚才一切都是幻觉!

        他吗的都是幻觉!

        他猛地摇摇头!

        “杀!”

        他挥起剑,但是,在他挥剑的刹那,他却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完全抬不起来了。

        他口中气势十足,但是剑却完全不听他使唤了!

        怎么回事……

        他感觉自己的剑在颤抖,不断颤抖,似乎感受到了一种看到皇者的颤抖感。

        “前两剑,是警告,第三剑,你说,我要不要挥出来!”杜明?;拥桨肟罩?,随后停了下来看着长空真人。

        但是,长空真人却觉得并不是跟他在说。

        如果这里不是他,那有谁?

        难道是和他的剑在说话不成?

        荒谬??!

        但是……

        颤抖!

        不断颤抖!

        疯狂颤抖!

        那把握在长空真人手中的帝品神剑不断颤抖,最终竟挣脱了长空真人的束缚,飞到了杜明这一边,围绕着杜明不断旋转着……

        不可能!

        这不可能!

        他难道真的和剑在说话?

        这是为什么?

        这……

        “它比你聪明,它知道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而你,虽然口中挂着这句话,但是你却从来都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为什么,为什么……怎么回事,回来,给我回来,回来??!”长空真人不断地嘶吼。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甚至,他感觉刚才的一幕幕都太过于诡异了。

        明明眼前这个天机子被自己斩杀成血肉碎片,但他突然又恢复了原样……

        而且,那突然的黑暗,突然的鬼域是怎么回事?

        刚刚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神剑,怎么此刻如此的臣服,如此的,颤抖……

        匪夷所思,一切都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难道合体境竟是如此强大吗?

        不可能!

        虽然合体境只出现于传说中,但是根本不可能有人如此强大!

        对!

        假的!

        全部都是假的!

        一切都是幻觉!

        全他吗是幻觉!

        “你要回去吗?”杜明没有理他,而是看了看朝自己旋转的帝品神剑。

        那把剑却是出现在了杜明的身后,一副万分臣服的模样。

        不敢回去!

        “回来,回来??!我才是你的掌控者,我才是??!不是他!”长空真人不断地对着杜明咆哮。

        这辈子,他从未见到如此诡异的事情!

        “你认命吧?!倍琶骺醋懦た照嫒恕耙院蟊鹚凳裁大氩恫趸迫冈诤笳饫嗟幕?,黄雀还不是要被人给抓住烤了吃?”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这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不可能是这个世界的人,你不是人类!对,你绝不是!你是怪物,你是恶魔!”听完杜明的话以后,长空真人冲着杜明继续咆哮。

        他虽然还是元婴之境!

        虽然实力异常强大!

        但是,现在的他已经完全绝了与杜明对战时候的勇气了。

        他的剑都被杜明夺去,完全不听他使唤了,他还怎么打?

        而且,眼前这个天机子就犹如邪魔鬼怪一般,一切神通都如此的匪夷所思。

        怎么打?

        此刻他战意完全消散!

        “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总之你败了?!?br />
        又骂我不是人……

        虚空中,杜明无奈地摊了摊手。

        他能怎么办?

        他只能摇摇头。

        这委屈,他只能受了。

        “我不服,我不服!为什么,为什么我都手握帝品神剑,为什么都不是你的对手,为什么连你一根毛都伤不了,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告诉我!”长空真人现在可怜兮兮的。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败了!

        明明他是无敌的。

        “帝品神剑很厉害吗?”杜明看着他,宛如看一个可怜虫“不要扯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也不要比什么仙品,帝品之类的?!庑┱娴拿挥腥魏我庖濉?br />
        杜明摇摇头,将剑插入剑鞘。

        “区区帝品,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简直是,不知死活!还好你识时务,不然的话,我就斩碎你这帝品神剑,让你知道什么叫恐惧!”杜明的脑海中响起了剑灵的声音。

        感受到这声音以后,那帝品神剑瑟瑟发抖……

        是的,只敢瑟瑟发抖。

        下方尘埃散尽……

        “你这剑,你,你,你……”

        长空真人盯着杜明手中漆黑的剑。

        这剑,甚至尚未开锋。

        他的眼中完全是震惊。

        能让帝品神剑如此恐惧,如此臣服,那么必然是帝品之上,甚至是……

        神品!

        神品,那只能说万年之前的大能们才能用的神兵??!

        这么说,这么说!

        猛然,长空道人骇然地盯着杜明!

        “你是,你是……”

        “??!”

        终于,他还是没有将这句骇人的话说出口。

        长空真人疯了!

        原本以为天下无敌,无可匹敌的力量,但是此刻却宛如一个笑话一般。

        谁是小孩子,谁是大人?

        杜明没有看他,而是看着远方的冰门。

        他淡淡摇摇头。

        “我不想让他关着!”

        “扑哧!”

        刹那间,那帝品神剑猛地刺向远方冰门。

        “轰!”

        大地震荡,冰门中的冰块刹那被震碎,冰门敞开。

        同时,虚空中的结界,阵法在冰门中的寒兵震碎的刹那,虚空中的阵法全部消亡。

        随后,帝品神剑出现杜明面前,一副完成任务了的模样。

        “你还想玩吗?如果想玩,我可以陪你继续玩?!倍琶骰赝房戳丝闯た照嫒恕?br />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在这个世界……”

        “为什么……”

        “为什么……”

        “??!”

        长空真人双目失神看着苍穹,喃喃自语,状若疯巅……

        雪花依旧在下着,天气也越发得寒冷……

        一切,宛如一个笑话……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甘肃11选五历史走势图 下一章>> (快捷键→)
  • 刘大庆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2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高通公司首席执行官:中国将从“制造大国”转变为“创新大国” 2019-03-20
  • 宝贝是地名,你能想到这么浪漫的地名在哪儿吗? 2019-03-11
  • 《中国教育报》电子版 2019-03-11
  • 郁霞秋代表:乡村振兴战略让村民有了底气 2019-03-11
  • 给员工放“世界杯假”,靠谱吗?--旅游频道 2019-02-26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8-11-22
  • 雷佳音曾担任佟丽娅婚礼司仪 原因竟是不用随红包 2018-11-21
  • 亚冠小结:恒大权健暴露隐患 上港申花一喜一忧 2018-11-21
  • 刘嘉玲:长江后浪一直涌来 2018-11-21
  • 按需也好按劳也好,总得有东西可分,因此调动企业积极创造是根本。 2018-11-21
  • 新余投资2.6亿元建设陆路口岸查验区 2018-11-20
  • 《虎啸龙吟》黑化司马懿?真实的人性没那么简单 2018-11-20
  • 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分析总结是最重要工作,国际竞争需要 2018-11-20
  • 退牧还草 为藏羚羊迁徙让路 2018-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