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宝贝是地名,你能想到这么浪漫的地名在哪儿吗? 2019-03-11
  • 《中国教育报》电子版 2019-03-11
  • 郁霞秋代表:乡村振兴战略让村民有了底气 2019-03-11
  • 给员工放“世界杯假”,靠谱吗?--旅游频道 2019-02-26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8-11-22
  • 雷佳音曾担任佟丽娅婚礼司仪 原因竟是不用随红包 2018-11-21
  • 亚冠小结:恒大权健暴露隐患 上港申花一喜一忧 2018-11-21
  • 刘嘉玲:长江后浪一直涌来 2018-11-21
  • 按需也好按劳也好,总得有东西可分,因此调动企业积极创造是根本。 2018-11-21
  • 新余投资2.6亿元建设陆路口岸查验区 2018-11-20
  • 《虎啸龙吟》黑化司马懿?真实的人性没那么简单 2018-11-20
  • 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分析总结是最重要工作,国际竞争需要 2018-11-20
  • 退牧还草 为藏羚羊迁徙让路 2018-11-19
  •     人界已完全被支配的暗息之力笼罩,那力量从法阵向四周蔓延,源源不断…

        无极山也无法幸免,护山大阵抵挡了一阵,但最后还是无能为力,在暗息之力的侵蚀之下,阵气慢慢荡然无存,但是,无极山一片宁静,没有慌乱,也没有惊恐,安静中带着静宜的梵音。

        弟子们成排而坐,手持佛礼,闭目念着佛决,一脸的祥和之态,整个无极山,充斥着他们的声音,而他们身旁,则散发着一层淡淡的金色佛光,那暗息之力在触及那佛光时,竟然无法前进了,只能在周围乱串,无孔而入。

        小泉和灵虚子坐在最前面,虔诚而又平静,对满山的暗息气息仿若不见,他们此刻,脑海中只有反复念着的佛决。

        “佛法!没想到,无极山的弟子竟修习佛法,灵夕还真是护短,竟想出这等抵御暗息之力的法子,看上去,还有些用,白池,你瞧,是不是很有意思,可我凤羽偏不行,就连至高无上的神力都无法拿暗息之力如何,这佛法又能怎样?!?br />
        凤羽说完,张开双臂,口中低声吟唱着什么,只见两道黑色的极细的游丝从双手手指中散出,随即飘出皇宫。

        白池不用看也知道,是去往无极山了,她现在正在得意她的作品,得意人界尽在掌控,怎会允许有这么一个地方特殊存在在,会刺她的眼,所以,她还是要毁掉。

        “白池,咱们再看看,你好像越来越不喜欢说话了,记得在神界时,你可是最热闹的一个,怎么,后悔莫及?却无能为力?我告诉你,还早,现在只是一个人界,很快,很快整个天地,都由我来支配,你能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吗?”

        白池依旧一言不发,或者说,该说的,他都已经说完了,该看的也看的差不多了,他知道,凤羽已经没有退路,也没有后路可以走了,等着她的,只有一道无尽深渊,而那深渊,定有他相陪,凤羽看着痛快,可是,那眼底反黑的淤青,是彻夜难眠的不安和挣扎,那越来越狰狞的面孔,是出卖一半灵魂的代价。

        法阵威力越大,她的力量越强,她承受的代价也相对越大,这世上,从来都是公平的,凤羽,没人能逃脱,经管她不承认。

        “说话,白池,我命令你,说话?!狈镉鸲园壮氐某聊?,突然有些不喜,有些暴躁,有些些的彷徨,在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有个种子,在慢慢发芽,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因为白池的态度而左右自己的情绪。

        这不合理,也不可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她的找出这个问题,她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越是如此,她却越发的难以控制,像什么东西超出了自己掌控,让她焦躁不安。

        “说话,听到不没有,你不说,哈哈,我有办法让你开口,你信不信?!狈镉鹂刂撇蛔∧峭蝗缙淅吹那樾?,就任其释放出来。

        只见她微微伸手,大殿上一个呆如木头的护卫就到了她的面前,凤羽并未碰他,只是用力量支配着,她的手指对准的是对方的咽喉,只要她的指节微微一动,就能要了对方的命。

        白池的眉头终于动了动,有了些表情,心中一声长长的叹息,凤羽何须如此相避,他正待开口,凤羽已经动手了,只见那护卫的身子已经瘫软到底,没了生息。

        一个生命,就这样瞬间在眼前消失,那么的轻如鸿毛,可是凤羽还是不痛快,正要再次出手,一只手覆上她的手臂。

        “凤羽,够了,现在还来得及,只要你收手,从今往后,天荒地老,白池陪你,找个无人之地,看日出日落,不理世间纷争,陪你说说不完的话,好吗?”凤羽,这是最后一次,白池对你的最后一次坦诚和期许,也是白池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

        凤羽手臂慢慢垂下,有片刻的安静,面上现出那么一丝丝的柔和之色,还有眼中一瞬的迷茫,放弃?收手,那她出卖的那一半灵魂呢?那她身上的阵气呢?她还没看到灵夕俯首在她身下的样子,她能收手吗?不,她收不了手了,谁也不能,白池也不能,什么日出日落,什么天荒地老,不过都是敷衍的谎话,他是看不得她杀人,所以诓骗她的。

        摇了摇头,她不信,她已经做了这么多,死了这么多人,白池喜欢的,是那个看上去干净的凤羽,怎会是她,白池在骗她,她不要他说的那些,她一样可以让白池陪着她天荒地老。

        “哈哈哈,白池,你真以为,你几句话就能让我放弃这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吗?不可能?!狈镉痦庖簧?,那最后的一点柔情也被埋藏,她不需要这些,不需要。

        从她出生,就注定的不是吗,上天就给了她邪恶之源的命,生下来就是注定要被所谓的正道苍生所不容,同根同源,父神先舍弃垃圾一样的舍弃她们,丢在极寒之地,除了冰冷还是冰冷,她们怎还会有心?

        而灵夕呢?却被捧着,成为高高在上的神君,就是神帝,也只是因她不想要而已,她其实,就是这天地间的主宰,凭什么?不过因为她是火凤?而她是金凤?那又如何,凤族本就是天地灵生之物,她就不信什么天道,什么命数,她凤羽的命,在自己手里。

        不是说她是邪恶之源吗?那好啊,就让这世道陪她一起沦为邪恶之道,不久完了?她就再也不是异类,诛她,既是诛众生自己而已。

        白池的神色也一点点暗淡下来,凤羽,或许白池刚才还是天真的,可是,他就是不甘心的想要试试,结果,却是失败的,好吧,既然你无法回头,白池也只能奉陪到底,总要尽了毕生之力,减你戾气,去你不甘,如此,若有轮回,你是否能减轻些孽障。

        “你看,佛法也不一定能护着他们了,你看,他们好像有些承受不住了,哈哈,我就说,我的暗息之力,可不是金梧那个等级的,我这是源力,白池你看,他们好像很痛苦?!狈镉鹂吹交孟笾械奈藜?,忍不住笑的开怀,像一个吃到糖的孩子,可扭曲的心,已再也回不到正途了。

        被她加重的暗息之力正在一点点的侵蚀无极山,无极山弟子接触佛法时间本来就断,就算悟性极高,也有佛缘,可还是有些心性不够坚定的弟子挡不住那暗息之力的强横,心智一点点涣散,无法念出完整的佛决,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们挣扎,想要抵抗,却发现徒劳无功,无能为力,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躁、恐惧,害怕。

        慢慢的,有些弟子开始互相纠缠打斗,他们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又为什么要这么做了,而那些心性坚定的,对周围发生的一切,仿佛看不到,听不到,口中依然念念不断,随着他们的念念不断,声音越来越大,佛光也越来越盛。

        周围原本打斗的弟子,好像被那些梵音所拉扯,渐渐停止打斗,有的呆愣,有的已经开始再次坐下,咏颂佛决,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力量,能洗涤心灵。

        “佛法是吗?”看着那些弟子,嘴皮不断一开一口,不停的念个不停,凤羽的情绪也越发的不好,她不允许有任何力量,在人界抵抗她的暗息之力,什么佛法,不就是念叨经文,既然他们这么喜欢念叨,那要是说不出话了呢?看他们还有什么办法。

        凤羽再次施法,她就不信,他们无法开口,还能如何。

        白池默默转身,不再看,凤羽已经被法阵的邪恶之源占据了灵魂,支配了心境,如今在她已容不得任何她看不顺眼的东西存在,要么毁掉,要么即为己有。

        “白池,你能走去哪里?往后找个世道都是这样,除非你再也看不到,否则,你睁开眼,看到的世道就是这样,你能逃到那里,你必须陪我看着,看着我的世界?!狈镉鹜蝗蛔?,她不允许他离开身边,哪怕只是一段距离,她也不许,现在,她走的每一步,她都要他看的清楚明白。

        他没有嫌弃的资格,因为当初是他自己选择的,既然说了要陪她,那就别想单独离开。

        白池转身,看着凤羽,这样吗?他还能去哪里,不过是不想看到吧了,他哪里也不和去,他说过,会陪她地狱,他就一定会陪,既然她不放心,而他又不想看,那怎么办呢?

        伸出手,对着自己的双眸,手指轻轻一动,整个世界瞬间一片黑暗,双颊两行血?;夯毫鞒?,这样就好了,他不走,也不用看,她可满意了?世上事,总难两全,凤羽,白池尽力而为,放心,即便没了双眼,白池能能带着你走向无间地狱。

        “白池!”凤羽歇斯底里的一声咆哮,人已经冲了过来,他是故意的,他是故意的,他就算瞎,也不想看到她,不想看到她的世道是吗?他不肯承认她的成就对吗?她不许,白池,她不许,凭什么,凭什么,她不许,白池,你逃避不了的,逃避不了的。计算吓了,她也不答应,凤羽不答应。

        白池微微一笑,就着血,笑的那般柔和,那般无奈,还不满意吗?那他也无能为力了,凤羽,白池的世界已经一片黑暗了,白池再也看不到了,看不到你越来越扭曲的脸,看不到你几近疯狂的眼神,只记得记忆中的你。

        “白池,我恨你,你听到了吗?我恨你,你以为,你弄瞎了双眼,这一切就不会再发生了吗?你是掩耳盗铃,哈哈,白池,原来,你也是自私的,你以为你瞎了看不到了,这一切就不存在了吗?你看不到,我会让你听的,你是不是还要把自己弄聋了?没关系,你聋了我会拉着你的手去感应…”

        凤羽看着那带血的脸庞,那鲜红的两行血泪,刺了她的眼,刺了她的心,更刺了她的神经,此刻的她,已在爆发的边缘,只见她腾空而去,双手展开,周身卷起一圈圈黑色的气息,将她整个人参绕住,她要催动法阵,她要哪一天早点到来,哈哈,白池,你逃不脱的。

        疯狂边缘的凤羽,已无暇一个小小的无极山了,因为,陪她看游戏,玩游戏的人已经看不到了,她失了性质,等到这天地都被她的阵气所侵蚀的时候,什么无极山,也不存在了,只有她凤羽的一界,她要成为这天地间的主宰,白池,你就算瞎一双眼,也阻止不来。

        可是,看着那张带血的笑脸,凤羽内心深处,那个被她藏在里面的声音,又开始影响她的情绪,她能感受到心脏某个地方正在疼的发抖,不断的开始扩散,她在很努力的控制,可是无能为力,她不答应,一定要控制住,不能让那疼痛蔓延。

        他要自己弄瞎自己,管她什么事,是白池自己找的,是他故意的,他就是故意的,以为她为自责吗?以为她会难受吗?白池你想错了,凤羽绝不会。

        “神帝,怎么回事,威力突然大增,你看,蔓延的速度越来越快,怎么办,很快就要靠近各界结界了?!泵芮锌醋畔陆烨榭龅奈餍蝗桓惺艿揭还汕看蟮恼笃?,直冲云霄,离天气布置的混沌结界越来越近了,这力量的涨势太快了,在这么下去,混沌结界能不能支撑,他都没把握了。

        天启拧着眉,他已经有一点明白暗息之力与神力怎么融合的法子,但是只能一点点来,不能大面积的用,因为整个度特别难把握,一时间,他就是与诸神说,也没用,只能他自己来,他除非散去全身神力,可是,一旦他散去神力,混沌结界就会慢慢消失,到时候万一没成,就更麻烦了,两难之下,他现在很难选择。

        “天启,继续让诸神合力,加固三界结界,神界有启天镜暂时不用管??蠢?,人界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这阵气突然大盛有些古怪,已经看不清下面的情况了?!?br />
        “天昊他们还在阵中,这么大的阵气,他们神力难以抵抗,怕危险,神帝,的尽快想办法,也不知灵夕那的法阵怎么样了,希望有用?!?br />
        真是天地浩劫吗?天气抬头看了看天,转身去吩咐诸神,加强结界的防护,现在已想不得那么多了,他们没时间,只能尽力而为,能做到什么程度,全看天命。

        “神帝,情况如何,仙阙那般已经安排妥当,仙阙结界也封闭了?!甭湓碌热巳ザ捶?,想过来帮忙,感受到从下串上来的阵气,脸色大变,她们才离开一会,怎么就变化这么大了。

        小凌天早就从神界跑来了,爹和娘都在这护着三界,他是小帝君,不能躲着,刚才,他一直乖乖的再旁边很听话,没有捣乱,他身上的神力,比一般的上神都要强上很多,只是用的少,他也能帮忙的,他不要人照顾。

        “爹爹,娘在想办法,咱们一定要撑到娘相处办法,爹爹,凌天刚刚看你用神力与暗息之力在较劲,但是,最后却能融合,为什么,你告诉我们也可以帮忙试试,你一个人,还的顾着四界?!?br />
        小凌天分外懂事的眼神,让天启很是欣慰,又很是心疼,没错,他们一定要想办法,为了孩子,他们还没见识过着世上太多的美好和景象,还有太多的事等着他们去经历,他们才刚刚来到这世上不久,不该就这么陪着他们陨去,所以,就算天地浩劫,他也要尽力一试,给孩子们争取一个可以看到更美好的未来。

        “凌天,爹爹将混沌之力传给你好不好,这样,你就可以帮爹爹忙,你看到这个混沌结界没有,如果有这个结界在,其他几界,能暂时安全,那阵气也侵蚀不过,到时候,你能坚持到等你娘来想办法对付坏人吗?”

        这么小的孩子,就让他承受这么大的责任,天启何尝忍心,可他要是散去神力,谁能支配着混沌之力?只有这个孩子,这个与他神息相通的孩子,或许,这就是上苍的安排。

        “恩,凌天要帮爹爹忙,爹爹放心,凌天是男子汉,男子汉说话算话,我答应爹爹,一定在这等娘来,不让这个结界消失?!敝V爻腥?,他说到做到,当初答应爹爹?;つ锴?,他也做到了。

        好孩子,灵夕,谢谢你,让天启的生命有个延续,这个孩子,对天启来说,已经足够了,灵夕,对不起,当初说好,从今往后,陪着你,护着你。

        看来,天启要失信与你了,尽管父帝当初种种,伤了你的心,可是,天启了解你,灵夕就是灵夕,永远会顾念苍生,如果这场浩劫在所难免,便让天启替你护着,有这个孩子陪着你,天启也能稍稍安心了,灵夕,还欠你一场盛世大婚,你的聘礼都收了,天启真不该。

        “爹爹,你分我混沌之力,我帮你?!毙×杼熘皇窍氚锏值?,他根本不知道天启的打算,他以为混沌之力就跟当初的神力一样,分一点给自己就可以了,自己就能帮忙了。

        红天等在旁听着,也没发现异常,他们不太懂的混沌之力,只知道,这父子二人的神息是相通的,以为这混沌之力,也一样,如果能给小帝君一点,也是好事,起码关键时候,能护着小帝君。

        “你们护法?!?br />
        “是!”混沌之力传承,应该会有很大的波动,落月等人也知道,小白看着这边的情况,比较严峻,想着先去灵夕那般看看,顺便告诉她,看看那般法阵能不能帮上忙。

        看他们忙活,小白就没有打招呼,自己先过去了。

        混沌之力的传承,西玄回来时,正好赶上,他以为天启是怕小凌天到时候无法自保,所以给他的混沌之力护身,也没当回事,说真的,他也闹不清楚,这混沌之力到底怎么回事,毕竟,这拥有混沌之力的,就天启一人。

        可是,混沌之力是不能转移或者说分给的,只能一次性传承,一旦传承过去,天启就没有混沌之力了。

        灵夕这边法阵改完之后,重新布阵,两人合力,加上羌无和青莲的帮忙,进展还算顺利,眼看就要成阵了,只是这么大的法阵,需要天时地利,有些东西想快,也快不起来,对着每个时辰落的阵灵是不能错的。

        “小白,你怎么来了?”不是让在那边帮忙吗?这里有他们几个就够了,灵夕正在等时间,看到小白还能有空问一句。

        这法阵的阵气,没有启动阵法,就挺强悍的了,不过,这法阵好生奇怪,与那边的法阵感觉完全不一样,那边是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而这里,竟有种春暖花开的味道,这两个感觉完全是相对的,难怪主子要弄这个法阵去对付凤羽那个,还真有那么点味道,不过,威力好像还是相差有些大。

        小白虽然不懂阵法,可是,他有感觉,能感受到。

        “主子,那便阵气发生变化了,快要触及到各界结界了,现在诸神正在合力加固结界,但是不知还能撑多久,离开混沌结界也没多少距离了,下面的情况已经看不清楚了?!?br />
        看来情况已经很严重了,灵夕又具体问了下情况,知道凤羽可能不想等了,想要提前启动法阵,如此说来,他们这边也要加快动作了。

        “凌天是不是跑出神界了,你帮着看着点?!北鹑锰炱艋沟姆稚裾展四切〖一?,本来就够乱的。

        “主子放心,小帝君很懂事,神帝正在给他传混沌之力,有混沌之力护身,到时候即便情况不好,暗息之力也拿他没办法,放心吧?!毙“孜巳昧橄Ψ判?,就告诉灵夕了,他也觉得神帝这么做没错,防范未然。

        什么?“你说天启给凌天传承混沌之力?”好端端,他就是在护着自己的孩子,也不能儿戏啊,将混沌之力传承到那小子身上,那混沌结界怎么办?交给一个小孩子来支撑,这不是胡闹吗?

        不对!天启绝不是这样的性子,他一向细心谨慎,这种糊涂事绝对不会做,凌天那么小,他怎么承受的住这么重的胆子,他想做什么?

        “小白,在这之前,神帝都做了什么?”聪明如灵夕,一听就听出问题,可是,她不知道天启的意图,若非万不得已,他绝不会将混沌之力传承给凌天,自己当个甩手掌柜,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事,而且是不得不由他去做的事。

        心中突生一股不安的情绪,这种不安迅速传遍全身,不用细想,她都知道,天启一定是瞒着大家,要做什么,而且这件事必然很危险,他自己都没有把握全身而退的事,所以不得已,才将混沌之力传承给凌天,因为只有凌天与他神息相通,才能传承。

        小白歪着头,他从人界回去后就去了仙阙,“未曾注意到神帝在做什么,好像一直在看着下届情况吧,与西玄神君一起,怎么了?”灵夕的反应让小白也严肃了起来。

        “灵夕,你回去看看吧,这里反正要等时辰,也只有两个阵灵了,我能做好,放心,两个时辰之后,这个法阵就布置好了?!?br />
        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紫珏,看出了灵夕的担忧,而且混沌之力除了传承,根本没有别的法子转给旁人,那么神帝这么做,必有隐情,如果,如果神帝出了什么事,那灵夕会如何?

        而自己,希望灵夕不要承受失去之痛,在一切来得及前,守住她的所有,正好,她在这,他还的想办法瞒着她祭阵。

        在这最后的这段时间,她陪着自己这么久,他已无憾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甘肃11选五历史走势图 下一章>> (快捷键→)
  • 宝贝是地名,你能想到这么浪漫的地名在哪儿吗? 2019-03-11
  • 《中国教育报》电子版 2019-03-11
  • 郁霞秋代表:乡村振兴战略让村民有了底气 2019-03-11
  • 给员工放“世界杯假”,靠谱吗?--旅游频道 2019-02-26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8-11-22
  • 雷佳音曾担任佟丽娅婚礼司仪 原因竟是不用随红包 2018-11-21
  • 亚冠小结:恒大权健暴露隐患 上港申花一喜一忧 2018-11-21
  • 刘嘉玲:长江后浪一直涌来 2018-11-21
  • 按需也好按劳也好,总得有东西可分,因此调动企业积极创造是根本。 2018-11-21
  • 新余投资2.6亿元建设陆路口岸查验区 2018-11-20
  • 《虎啸龙吟》黑化司马懿?真实的人性没那么简单 2018-11-20
  • 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分析总结是最重要工作,国际竞争需要 2018-11-20
  • 退牧还草 为藏羚羊迁徙让路 2018-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