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老民警老照片讲述公安事业的几十年变迁 2019-04-20
  • 重庆建川博物馆今日开馆 重庆旅游又添新地标 2019-04-14
  • 麦基发布图集庆祝球队夺冠:努力付出获得巨大回报 2019-04-14
  • 监管创新“铺路”试点创新企业回归 2019-04-10
  • 但,其他生活垃圾分类不一定能做到 2019-04-09
  • 《归去来》大结局 主角完成双重回归 2019-04-08
  • 省交控集团党委研究部署“讲严立”专题警示教育 2019-04-08
  • 打倒控房抄者有理,去分房好! 2019-04-06
  • 降低货运价格,迈出铁路货运服务新步伐 2019-03-30
  •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3-30
  • 观世变专题汇总页不让历史撒谎 2019-03-26
  • 刘大庆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2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高通公司首席执行官:中国将从“制造大国”转变为“创新大国” 2019-03-20
  • 宝贝是地名,你能想到这么浪漫的地名在哪儿吗? 2019-03-11
  • 《中国教育报》电子版 2019-03-11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97章成就至仙

        “小子,玄穹高不知道这一点,对我们大大有利,时间紧迫,下一步,该怎么走?”

        薛冲的声音充满感慨之意:“自然是举行院试乡试会试殿试全部一体的科考,再不招揽人才,恐怕就没有机会啦?!?br />
        “可是——现在玄穹高对你猜忌不浅,他——他会同意吗?”

        “他自然可能会同意,毕竟现在南蛮和神族已经牵制住了他,黄石公被杀,内廷库房宝藏被盗,虚一天君身份暴露,有人可以撕裂金仙绝杀大阵,哼,他是太上道君,玄穹高的底牌已经提前一一暴露,佛门和道门是玄穹高隐含的威胁,暗黑圣君余飞龙以及我薛冲,甚至王道玄不死,都是玄穹高忧心忡忡的理由,在这种时候,他比我更想要延揽天下人才,为自己所用,他深深清楚,一旦他自己不取,这些人才终究就会被他人所得。这就是我将院试乡试会试殿试一体举行的诏令秘密发出之后,玄穹高并没有阻止的原因?!?br />
        “小子,你觉得玄穹高是默许了你的行为?”

        “不错。玄穹高不仅仅是不放心我,即使是对当初的王道玄,也是不尽信的,他在天都安插了无数的眼线,我放出的这些消息,怎么可能不进入他的耳朵?他没有下令阻止我这个太子,在我看来,就是默许?!?br />
        “传江流沙、潘神侯!”

        两人得到薛冲的传召,立即来到密室之中,薛冲已经有点急不可耐。

        此时此刻,薛冲的心中雪亮,再不动手,已经来不及啦。

        他当然并不知道玄穹高已经对他下了必杀令,可是他的心灵力有一种隐隐约约的预感,知道玄穹高很快就会对自己动手啦。

        其实,玄穹高倒并不是真的对薛冲完全起疑,只是他生性阴毒,为了杀死王道玄,为了找到内廷库房宝藏,已经决定牺牲薛冲的性命啦,在玄穹高的心中,当然是到牺牲老三这个太子的时候啦。只有在薛冲用神秘的心灵力跟踪之术找到王道玄,和他谈判的时候,才能找到王道玄。而只有找到王道玄,才有找到内廷库房宝藏的希望。在玄穹高的心中,即使是将内廷库房宝藏毁啦,也胜于落到他人的手中。

        不管怎么样,在玄穹高看来,内廷库房宝藏一旦落入他人之手,比如落进轩辕帝皇的手中,那就是大危险。

        为此要杀自己的太子,三皇子黄玉郎,他虽然觉得对不起他,但是也没什么。何况他毕竟对薛冲还是有疑心的,这么多次的事件,十四皇子被斗垮,四皇子被击败,黄石公被杀,乃至这一次王道玄出事,最终实际的获利者都是薛冲这个太子。一个自己有疑心的太子,死啦就死啦,没什么大不了。

        死了薛冲,他还可以从许多的儿子之中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再立为太子。

        而且最重要的,这样一来,人不是他杀的,对外自然可以宣称是死在王道玄的濒死反扑上,对他的名声利益没有丝毫的影响。

        可是一旦他亲自下令杀薛冲的话,万一薛冲反抗,带兵反出天都,那就是天大的丑事,彰显他这个天帝的无能。就算他可以镇压了薛冲,将他眼中的“三皇子黄玉郎”杀死,也会招致朝野的动荡。

        在征伐南蛮和神族的这种紧要关头,绝不能出现这种事情。朝野动荡,说不定自己就玩儿完,将辛苦百万年建立的基业付之一炬。

        太辛有霓裳百羽衣,有大天机神雷,跟踪找到薛冲和王道玄并不是什么难事,他相信此事八九可以成功。

        可是此时的太辛,回到了断魂谷魏元山的军营,神色有点奇特。

        “臣见过陛下?!?br />
        “嗯,你怎么回来啦,还没找到王道玄?”

        “回禀陛下,臣按照陛下您的指示,潜伏跟踪太子黄玉郎殿下,可是太子殿下一直都身居府邸不出,实在没什么意思,所以回来复命?!?br />
        “这小子敢不听朕的指示,居然不去追查王道玄的下落?”他很吃惊。

        “是的,陛下。太子这样做,臣自然也无法追查到王道玄的下落?!?br />
        “岂有此理!这个忤逆的东西,去,持朕的尚方宝剑前去质问他,问他为什么不遵朕的旨意?”

        “等等,陛下息怒?!?br />
        传递君令的近侍正要去取尚方宝剑,高灵跪下阻止。

        “为什么要阻止朕?”

        “陛下。您已经下令要太师杀王道玄的时候连太子一起杀啦,何必再激怒于太子?激则生变,要知道太子练就了一身武功,文采风流,文韬武略,在陛下诸多的皇子中可谓是鹤立鸡群,连皇后支持的四皇子都斗不过他,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而且,最重要的,是太子精通这种叫‘心灵力’的功夫,似乎比杨戬将军的哮天犬更加能够追踪,一旦他感觉到陛下对他的态度,是不是心灵力也有所察觉?”

        “是啊,朕,朕怎么一直忽略了这一点,难不成——这小子可以察觉到朕对他态度的变化?”

        玄穹高的眼里,显现出一种玩味的神色。

        太辛的眼里也有疑惑:“陛下,难不成,太子——太子殿下真的学成了这种神奇的功夫,就算——就算是有人想对他不利,他也可以感知?”

        高灵颤巍巍的站起来:“陛下,这并非没有可能。既然陛下心意已决,太子随时可能死在大天机神雷之下,那么必须得防着太子一旦不死,陛下该如何对待他?!?br />
        “有理,有理?!毙犯卟欢系牡阃?,“也许一直到现在,朕都小瞧了老三,这小子以前诗酒风流,流连烟花之地,朕本来以为他不学无术,浪荡无形,没什么用处,想不到这小子是在韬光养晦,不光瞒过了十四和香妃娘娘,瞒过了老四和皇后,想不到,他连朕都瞒过了,的确是不简单。这一次对付王道玄,若是大天机神雷之下,他还可以不死,朕不惜耗费百万年的修为,也一定要看清楚他,看看他究竟有什么秘密,不过你们所说的心灵力,朕却是一点儿不信。朕精通天机精神术,能够查知隐含的危险,以朕现在的功力,尚且需要亲自见到如来和鸿蒙,才能用大天机精神术查知他们是否对朕有大的敌意,老三学到的心灵力,就算是神奇,毕竟年岁尚小,怎么可能达到朕现在的程度。他是朕的儿子,天地之间,有这种逆天的荒谬事情吗?哼,若是朕猜得不错,老三之所以上次能找到王道玄,并不是他的心灵力有多么的神通广大,而是他和王道玄一殿为臣,有机会接近王道玄,因此在他的身上种植下了什么精神烙印,否则的话,朕都找不到王道玄,他怎么可能找到?”

        “陛下所言极是?!碧梁透吡椴桓以偎?。

        毕竟,在这两人的心里,也是绝不相信薛冲的心灵力可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大天机术之中的天机精神术更加厉害。

        玄穹高颔首:“好啦,太师,你立即行动,监视老三的一举一动,按照原来计划不变,老三的事情,朕还是去亲自处理?!?br />
        此时此刻,玄穹高的脸色铁青,熟悉他的高灵和太辛都清楚,玄穹高的心中,已经动了必杀的念头。

        薛冲居然不遵他的命令前去寻找王道玄,窝在太子府邸之中,这就是忤逆他的旨意,其心可诛。以玄穹高的个性,如何可忍?

        而且,断魂谷的战事更是让他放心不下,再加上现在天庭之中已无真正可靠的心腹主持大局,也是让他放心不下。

        ~~~~

        “陛下,归根到底,天庭才是您的根本,您既然决定让太子还政,宜早不宜迟,恐生变故?”

        苍穹国度之中,太上道君一脸的郑重。

        玄穹高手指一弹,一片龟甲就在他的指尖上燃烧起来,他这是在占卜。

        太上道君清楚,只有在做最重大决定的时候,玄穹高才会这样占卜,预测吉凶。

        毕竟,需要玄穹高决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绝不能时时刻刻都牺牲自己的寿元用大天机术去推算过去未来,占卜,往往就可以在这种时候起到作用。

        而且,太上道君清楚,占卜之术,就算是太师太辛,都及不上玄穹高。

        看着指尖的龟甲被锻烧到片片皲裂,显现出一段段奇异的纹理,玄穹高的眼里露出欣喜的笑容:“上上大吉,走,立即让太子还政?!?br />
        太上道君有问:“陛下,您真的读到了天机,太子,太子当政反而会对您不利?”

        他自然不相信。老三黄玉郎是玄穹高货真价实的儿子,太子,怎么反而会对玄穹高不利?

        玄穹高苦笑:“别说你不信,就是朕也不信,可是,这一百万年之中,但凡朕着手的占卜,没有一次是不灵验的,这一次,朕选择相信占卜之说?!?br />
        “陛下,太子监国,没有任何污点,反而追查王道玄有功,陛下可有让群臣信服的说辞?”

        “朕已经想好,就说太子突然面临境界晋升,必须做关,群臣自无话说。只要一切保持如常,等到太辛建功,一切都不是问题?!?br />
        “陛下英明。然则还有一事,太子暗中策划院试乡试会试殿试联合科考,虽然没有正式向天下宣告,可是已经闹得沸沸扬扬,陛下明明知道这是太子急于扩张自己的嫡系势力,为什么还要假装没有看到?”

        “哼,他想招揽人才为自己所用,朕何尝不知,朕现在也是用人之际,他这一招,倒算是为朕做了嫁衣,你以为,朕命令他还政之后,还会让他染指院试乡试会试殿试联合科考的大事吗?”

        太上道君鼓掌:“陛下英明。太子还政,您可以下令他禁足,毕竟,内廷库房宝藏被盗,他虽然查贼有功,可是没有立即向陛下您报告,也难免有渎职之嫌。这样一来,他根本就无法主持科考?!?br />
        “哼!老三,你的这点心思,岂能逃过为父的眼睛?须知你只是个太子,当今整个天下,还是朕的,朕一个人的,任何人想要染指,朕都会让他灰飞烟灭?!?br />
        哗啦声中,龟甲完全碎裂,在玄穹高的功力运转之下,化成微尘。

        ~~~~~~~

        “什么,玄穹高亲自来我府???”

        此时此刻,密室之中的薛冲正和江流沙和潘神侯两人商议联合科考的事宜,白宁忽然来报:“陛下突然降临府邸?!?br />
        薛冲的右眼猛然跳了两次,一种奇异的刺痛感觉刹那之间传遍了全身,然后用心灵力强行稳定住情绪:“白宁,你去稳住他,就说我不在府邸之中?!?br />
        “是,主公?!?br />
        白宁领命而去。

        江流沙的眼里有一丝惊慌:“主公,如此公然的相骗,万一玄穹高发怒,该如何是好?”

        薛冲严肃的一笑:“无妨,我正是要看看玄穹高究竟会如何对我?!?br />
        潘神侯露出欢然的笑容:“做得好,主公,早就该对这老东西不用客气啦,现在我们完全用不着看他的脸色行事啦,实在不行就立即起兵,自立为帝,明目张胆的和他争逐天下,也未为不可?”

        薛冲摇头:“神侯的战意我能理解,也许马上就会图穷匕见,今天,我就是要看看玄穹高是不是真的会立即对付我?!?br />
        “主公,联合科考还未举行,现在发难,似乎早了一点,以前那么久的时间我们都等啦,现在不能再多等几日?”

        薛冲的脸色有点难看:“是该等??墒恰犯咭丫恍湃挝依?,他亲自到我府邸之中来,这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br />
        “他来有什么,这就是不信任?”江流沙愕然。

        薛冲郑重无比的点头:“不错。按照道理,内廷库房宝藏被盗,已经查到真凶是王道玄,玄穹高甚至亲自和佛祖道祖动手,搞清了并非是这两大巨擘所为,他就该信任我,将天庭的大权完全交给我,让我这个监国的太子负责后勤供给,接应大军,可是就在刚才,他居然召集天庭所有五品以上的文武大臣,在麟德殿宣布,他将亲自回朝主持大局,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决定,唯独没有通知我这个太子?!?br />
        “有此事?”江流沙和潘神侯的眼睛眯缝起来,一个忧,一个喜。

        “我也是刚才得到朝中的情报?!毖Τ逄鞠?。

        “如此看来,玄穹高这是要亲自选拔全天下的才俊为他所用,他想必也知道,一旦盗取了天庭内廷库房的这个窃贼再得到天下的绝顶人才,会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所以他抢先动手?”

        薛冲颔首:“不错,他不是个笨蛋。他的如意算盘我清楚,就算知道有人手中有大把的灵丹妙药,可以拉拢组建强大的势力,可是掌握天下最重要的,还是人才。只要他手中掌握了海量的人才,天庭内庭库房宝藏失窃,也不会致命?!?br />
        潘神侯的眼里显现出恍然的神色:“我知道了,主公,玄穹高就是知道我们秘密在进行院试乡试会试殿试联合科考,暗中推行此事,所以才怀疑到我们身上?”

        薛冲点头:“是啊。玄穹高以前大局在握,手中兵强马壮,更有天庭内廷库房宝藏作为后盾,更有海量的瑶池温泉灵液,掌握龙脉,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即使和佛祖道祖开战,他似乎也不是太过害怕,但是现在,他遭受了接二连三的打击,出征南蛮近一年的时间,他已经深陷战争的泥潭,自然是有些惊恐的,说是草木皆兵有点过了,可是他担心这世上还有一股不知名的强大势力对他不利,却是他一直最担心的事情。种种迹象表明,他已经开始对我怀疑起来,毕竟,这些事件最大的获益者,的确是我这个做太子的,虽然院试乡试会试殿试联合科考一事我说得冠冕堂皇,是为他选拔人才,可是我刚刚做上太子,摆明是要发展我自己的势力,这一点玄穹高岂能不知?再加上我的心灵力连他也看不透,自然怀疑到我头上,如今剥夺我监国的权力,除了动手,似乎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

        “可是——主公,我们虽然有海量的钱财丹药,可是没有足够的人才,就算是强大也是有限,该怎么办?”

        薛冲的眼神连续闪烁了三次,随即犀利如初:“无妨。导师,传令下去,按照我们当初制订的第二套方案执行,火速将天下高手秘密控制起来?!?br />
        “是,主公?!苯魃撤梢谎某辶顺鋈?。

        形势急转直下,十万火急。

        谁也想不到玄穹高说翻脸就翻脸,他直接回朝,直接罢免了太子监国的权力。薛冲清楚,从片刻之前开始,天都城又已经完全在玄穹高的掌握之中,甚至自己的生死也未必由得自己。

        薛冲知道,若想继续扮演三皇子的角色,得必须靠近玄穹高身体周围三千步的距离之内。

        可是在距离玄穹高身体三千步距离之内,薛冲的生死可以说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不用说大天机神雷的威力,仅仅是天机神剑的切割,薛冲也也可以确信,杀自己犹如杀鸡。

        当然,更不用说在天庭这片地方,大天机绝杀大阵层层叠叠的密布,寇闻天和刘玄一就可以镇压自己。当然,苍穹国度之中的太上道君,也可以随时镇压自己。

        虽然,以薛冲的心灵力之厉害,临死之前必定可以释放超级三十三天自曝神器,杀死无数的人为自己陪葬,可是毫无意义。

        “神侯,控制天下年轻高手,有潜力的高手,虽然说我们早有准备,可是毕竟事出突然,肯定会有无穷变数,您亲自出手,镇压一切异常行为?!?br />
        “是,主公?!苯魃郴断捕?。

        “主公遇事冷静,出事果断,真乃绝世强者?!币宦飞?,潘神侯摩拳擦掌,感叹不已。

        等这一天,他等了很久。

        实在他心中清楚,已经太久太久,没有畅快淋漓的杀敌啦。

        看着潘神侯的背影消失在密室的门口,薛冲的心中有点难以委觉。

        “见还是不见?”

        他心中自忖:毫无疑问,玄穹高解除自己监国的权力,再亲自找上自己的府邸,自己再想要按部就班的网罗天下英才的计划已经不能实现,玄穹高似乎已经察觉了什么,那么此次他突然来此,难道真的要杀自己?

        要杀自己的儿子?

        “老龙,你说我见还是不见?”薛冲的心中,其实早就想揭竿而起,堂堂正正的和玄穹高争夺天下。

        这是一种隐含在心中许多年,许久许久未曾实现的想法,虽然薛冲一直没有像潘神侯那样说出来,可是,只有薛冲的内心清楚,他比潘神侯更加千百倍强烈的希望这样做,动手!

        为了等待这一天,薛冲等待了太久,隐忍了太久。

        事实上,薛冲只等了三千年,薛冲现在的道术修为,也仅仅是仙道第六重祖仙的层次,已经可以用飞速来形容,可是薛冲就是觉得太久。

        “你想现在就动手,小子,那你觉得,你的超级三十三天自曝神器,真的能够一举杀死玄穹高,或者是重伤他?”

        “我几乎确信?!毖Τ宓难劾镉忻髅牡姆吲幕鹧嫔?,牙关紧咬,拳头上青筋暴露。

        “小子,那么你能确定,即使在超级三十三天自曝神器爆炸之后,你也能用心灵力驾驭照妖眼安然离开吗?”

        “我几乎确信?!?br />
        其实,当薛冲的心灵力达到第八重飞天的那一刻,薛冲就已经几乎可以确定自己再也不用担心被世上任何人所杀。

        龙应天叹息:“小子,你击杀玄穹高的机会,最好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次你知道吗,你决定用在这个时候?”

        “而且,小子,你能够确定,伤或者杀了玄穹高,自己还可以活得了?”

        薛冲的眼神之中忽然涌起一股烈焰:“拼啦!”

        就在这一刹那之间,薛冲身上的气势攀升,就像是铺天盖地的海潮一般,一股长达千百丈的精气狼烟直冲云霄,闪耀天地之间:“小子,你——居然突破啦?”

        而此时的玄穹高,正在薛冲府邸正厅之中正襟危坐的玄穹高,眼里也是流露出惊骇的神色:“至仙!有人晋升至仙,可是仅仅是区区至仙晋升怎会有如此气势世上所有的高手,从来没有哪一人,晋升的时候居然可以带动天地巨变,连京城都有一种摇撼的感觉,这是谁?”

        而刹那之间,天地元气塌陷,强烈的地震发生,就在帝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老民警老照片讲述公安事业的几十年变迁 2019-04-20
  • 重庆建川博物馆今日开馆 重庆旅游又添新地标 2019-04-14
  • 麦基发布图集庆祝球队夺冠:努力付出获得巨大回报 2019-04-14
  • 监管创新“铺路”试点创新企业回归 2019-04-10
  • 但,其他生活垃圾分类不一定能做到 2019-04-09
  • 《归去来》大结局 主角完成双重回归 2019-04-08
  • 省交控集团党委研究部署“讲严立”专题警示教育 2019-04-08
  • 打倒控房抄者有理,去分房好! 2019-04-06
  • 降低货运价格,迈出铁路货运服务新步伐 2019-03-30
  •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3-30
  • 观世变专题汇总页不让历史撒谎 2019-03-26
  • 刘大庆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2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高通公司首席执行官:中国将从“制造大国”转变为“创新大国” 2019-03-20
  • 宝贝是地名,你能想到这么浪漫的地名在哪儿吗? 2019-03-11
  • 《中国教育报》电子版 2019-03-11
  • 2元彩票网走势图大全 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中国竞彩网14场胜负 体彩14场胜负对阵表 2014年福利彩票走势图 北京赛车pk拾投注技巧 幸运农场实时开奖记录 快赢481 手机最快报码现场直播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中国福彩3d 中国足彩胜负彩开奖结果 浙江15选5走势图 福彩快乐十分 体彩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 高频彩票网上投注